?
當前位置: > 特別報道
廣東17歲被逼婚少女中考
渴望上高中,已交的職中費讓她很糾結
【發布日期:2020-08-12】 【來源:本站】 【閱讀:次】【作者:】

  

小閑的房間沒有書桌,她以床為桌,度過復習的夏夜

爺爺翻箱倒柜找到塵封已久的獎狀

        近日,廣東茂名高州此前被逼婚的17歲少女小閑(化名),在復習僅一個月后參加中考取得 482分,超過當地普通高中最低錄取分數線100多分,再次引發網友的關注。
  然而,小閑卻有了新的煩惱,一個無法去到她心中重點高中的成績,讓她在讀普通高中還是讀職中的選擇里糾結、徘徊。
  南都此前報道,6月1日,年僅17歲的小閑到當地鎮婦聯“舉報”父母逼其與僅見面6次的鄰村男子結婚,在當地婦聯和村委會介入后,男女雙方家庭取消了原定于6月2日的婚禮,但小閑也因此與父母鬧僵。此事經過媒體報道后,小閑的成長和遭遇牽動千萬網友的心。
  8月7日,在小閑中考成績出爐后,南都記者赴茂名高州云潭鎮見到了小閑。據悉,她的父母已向村委會提交3000元供其讀書。但小閑坦言,此前數天,她與母親才因學業之事再次爭吵 ,母親還把她的微信“拉黑”。對于未來,小閑稱此刻“仍然充滿迷惘”。
  以床為桌的房間

        小閑居住在云潭鎮的一個村子,這里距高州市區近50公里,她的家是一棟三層樓房,近年來翻新,外墻鋪起了白色的瓷磚。長期以來,這個家中只有她與弟弟和79歲的爺爺居住。
  初見小閑,她留著一把烏黑的長發,身材削瘦,有一雙水靈的大眼睛。她寡言但愛笑,每被問及不想回答的問題時,她總以笑帶過。
  走進小閑的家,墻上張貼著數張鮮艷的獎狀,但這都是屬于小閑弟弟的。針對記者的疑問, 小閑的爺爺熱情地翻箱倒柜,最終在床底下找來了塵封已久的小閑獎狀,從小學到初中,從期中考試到期末考試,小閑獲得獎狀33張。“還有一些因為蟲蛀早丟了。”爺爺說。
  小閑的房間在二樓角落,狹窄的空間里放置一張木板床、簡易的晾衣架,以及一臺已缺了擋風前蓋的風扇。她的大量學業書籍,就直接放置在地上。過去一個月的每個夏夜,這里成了她的復習空間,沒有書桌,她便坐在地上,以木板床為桌。
  7月20日至23日,小閑完成了9門科目的中考。8月6日,她從網上系統查到中考成績,顯示9 門均獲得B等級,累計折算的總分為482分,超過高州當地普通高中最低錄取分數線100多分 。然而,根據《高州市2020年高中階段學校招生錄取分數線的通知》,小閑的成績未能達到她心心念念的一中、二中和四中的分數線。
  在考試前,小閑曾在爺爺的支持下,提交了900元填報茂名市第一職業技術學校電子商務專業的志愿。如今,她需要在就讀普通高中還是就讀職中之間作出選擇,她不想浪費爺爺的 900元,但也想著在即使不那么好的高中里“奮力一搏”。
  表情生硬的婚照

        除了學業選擇的困擾,小閑也對發生在兩個月前幾乎成了現實的婚禮,依然“心有余悸”。
  小閑回憶,今年3月疫情期間,父母沒有出去打工,便開始找媒人張羅相親的事。“第一個見的,我媽不滿意;不到10天又見了第二個,是隔壁村22歲的男人,我們才見了6次面,就被安排結婚了,婚宴定在6月2日。”她說。
  小閑稱,母親當時反復向她細數結婚的好處,但她始終沒有答應。她向母親說,自己未到法定結婚年齡,不想結婚,只想讀書。然而,母親逐漸失去耐心,勸說變成嘮叨,嘮叨又變成氣憤。從相親到拍攝婚紗照,再到買戒指,小閑都是在母親的數落下完成。
  小閑的爺爺表示,對于孫女突如其來的婚禮,自己并沒有太多話語權,甚至在早期并不知情 。“那時候,我看到男方的家人幾乎每天都過來我們家哄,說給她買好東西、吃好東西,我心里不愿意孩子那么早嫁,但也沒什么辦法。”爺爺說。
  隨著婚期臨近,小閑愈發覺得自己像是陷入了一個噩夢。
  “我感覺沒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最終,小閑在朋友的勸告下,作出一個勇敢的決定——“舉報”父母。
  那是6月1日的上午,婚禮的前一天,小閑借口出門逛街,騎車與朋友徑直駛向4公里外的云潭鎮政府。
  當日下午,云潭鎮婦聯相關人員來到村委會,約談了小閑的父母,雙方最終同意退婚,女方退還男方5萬元彩禮。
  小閑說,當天她并不知道約談的具體情況,當她被通知到達現場時,已看到雙方簽了退婚協議。此后,母親在人前對她敢怒不敢言,并很快回到深圳打工。
  至今,小閑的手機里仍保存著此前被迫拍下的婚紗照,她向南都記者充分展示自己的單人照 ,而到兩人合照時就迅速劃過。合照中,稚嫩的兩人正做著親密的動作,臉上卻露著無比生硬的笑容。
  “我曾有那么一刻留戀照片中的自己,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穿上婚紗。”在看到單人照時,小閑會停留片刻地說道。
  相片中的她,穿著白紗,頭發被電成波浪卷,顯得美艷動人。“但很快,就被拉回可怕的現實。”她笑著說。
  錯位的親子關系

        舉報“逼婚”后,小閑與母親的關系陷入“冰點”。但小閑表示,她對“舉報”不后悔,而即使沒這回事,她與父母的關系也是長期不和。
  小閑說,她自2017年完成初中學業后,就被父母帶到深圳打工,工作了兩年,沒有領到高中通知書,上她本來應上的高中。“我是和弟弟一起去的深圳,暑假結束后,他們只把弟弟送 回老家,我就知道,我不會去讀高中了。”
  小閑在深圳的工作是給鐘表上零件,一手拿著,用另一只手一拍就能嵌上。這樣的工作她每天重復,“像機器人一樣”。因為年齡太小,她只能作為父母的幫工,所有工資都直接打入父 母的工資卡。
  小閑說,在深圳時,她的父母會在外面租房,而她一個人住在工廠分配的房間里,只有在周末休息時才會過去父母的出租屋。“我曾經很想做他們眼中的好孩子,但他們還是對我各種不滿意。”
  “舉報”逼婚,在小閑看來,是她第一次真正的“反抗”父母,“但我也不是沒有認慫。”小閑說 ,在中考結束后,她曾通過微信聯系母親,期望有一次坦誠的溝通。
  她向母親表示,感覺他們對自己的愛太少,只求父母給予自己多點的愛,但她得到的母親語音留言是,“你已經17 歲了,還是三四歲的小孩子嗎?”
  8月初,小閑想外出散心,她想到了“帶弟弟到深圳玩”的理由,才最終得到父母同意。然而 ,來到深圳的當夜,她與母親再因學業之事爭吵。“她當時說,給不給學費,還得看她的心 情。”
  8月7日,中考成績出爐后,小閑與父母未有聯系,父母也無過問。同日,南都記者向小閑爺爺了解到,他當天接到當地村支書的電話,小閑父母已向村委會提交了3000元,用于支付小閑的高中學費。小閑爺爺說,自己對此也感到意外。
  小閑的爺爺認為,小閑從小與父母相處的時間太少,造成了誤會和隔閡。“她從小就寄養在外婆家,上幼兒園后就換成我來帶,每年父母就回來一兩次,后來又生了她弟弟,對她不夠好,可能是這樣造成的。”爺爺無奈地說。
  當夜幕降臨,村中顯得異常寂靜。在入夜的交談中,小閑還是向南都記者分享了與父母之間那屈指可數的溫馨瞬間。
  她回憶,曾有一年暑假,因為弟弟想去游樂園,父母帶著他們一家四口一起去了深圳歡樂谷 。如今,她手中仍戴著的一只銀鐲子,是母親帶她到深圳工作時送給她的。她很喜歡。
  隨后,她帶著記者走到后院的暗黑處。小閑說,在黑暗的地方,更能看清滿天繁星。     據《南方都市報》

【關閉窗口】【打印本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聯系電話:0594-2523059 傳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顧問:福建典冠律師事務所余元庭律師
閩ICP備08010073號(瀏覽網站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768)
您是第: 位訪客 技術支持: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
凤凰彩票平台好不好 什么手机捕鱼游戏赚钱 双色球码到成功140期杀蓝球 东北麻将必胜绝技 十三水作弊器 高频彩保本 彩票平台上线公告 pk10单期人工在线计划 股票平台排名2015年 热门棋牌游戏代理加盟推荐 古怪猴子破解 黑龙江时时彩首页 广东26选5走势图 4串1足彩半全场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软件下载 开元棋牌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