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 莆仙戲
玲瓏百態 婉轉流芳
——莆仙戲名旦黃寶珍
【發布日期:2020-11-17】 【來源:本站】 【閱讀:次】【作者:鄭嘉璐 文 圖】

         

     

 青年時的黃寶珍與林德鏜

黃寶珍劇照

         “有戲才、戲德好、戲藝高”——這是莆仙戲著名編劇楊美煊先生對黃寶珍的評價。黃寶珍,福建莆田人,非物質文化遺產(莆仙戲)項目的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1934年出生于一個貧困家庭,從小跟隨母親到家附近看戲,再加上其大姐進入戲班演戲,耳濡目染之下,喜愛戲劇的黃寶珍四處尋找學習莆仙戲的機會。然而學習之門起初并非完全敞開,四處碰壁的阿妹丕最后得到了姐姐所在戲班的鼓師雷澄清的賞識,12歲進入了“新移風”戲班,開始為莆仙戲奉獻一生。黃寶珍工閨門旦、青衣,善于把傳統科介融入角色,所飾人物既有古典女性美,又有濃厚的莆仙戲韻味,是莆仙戲首屈一指的“金嗓子”,莆田人的“阿妹丕”,也是丈夫林德鏜心中的國寶“熊貓”。

  “小時候我唱戲也是非常賣力,不遺余力。別人的我要唱,我自己也唱,非常重視。一到舞臺上,我從頭到尾(都在)看劇本,也一直在伴唱。所以練得我的嗓門比較耐唱,不容易啞喉嚨。”
  ——黃寶珍口述

        黃寶珍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莆仙戲的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她的唱腔音色甜潤,吐字清晰,情感委婉細膩,舒展自如,極具醇厚的地方韻味,被公認為莆仙戲的“金嗓子”。黃寶珍認為,莆仙戲的韻味,離不開莆仙方言。在接受樂師指點的同時,黃寶珍亦刻苦訓練,不遺余力地精進自己的技藝。除了在伴唱時從頭到尾大聲地跟隨音樂練唱外,她還主動向樂師請教,在晚上練唱時如果發現自己有不足之處,就會在第二天早晨拉著樂師練唱。發準每個音,掌握每個韻,理解每個角色,練好每個基本功……無論是在舞臺上還是在排練廳里,無論是身穿戲服還是平常裝扮,當黃寶珍老師上場時,她的一顰一笑,讓人著迷,令人心動。這就是黃寶珍成為“金嗓子”和莆田人心中的“阿妹丕”的原因。
  黃寶珍認為,要演好戲,就要深入角色,讀透劇本,因此她非常重視劇本。這種肯下苦功的精神讓黃寶珍早已將莆仙戲劇目牢記在心,甚至是初入劇團才兩個月時,黃寶珍就能頂替臨時有事的演員上臺演出,且大獲成功,劇團的人稱贊她“前世學過戲”。如今的黃寶珍雖退休在家,但仍能清晰地記起《米糷思妻》《朱弁回朝》《百花亭》《訪友》里的情節,對其中的唱段順手粘來。
  在學藝過程中,黃寶珍跟隨鼓師雷澄清、著名樂師肖祖植、黃文棟、著名旦角吳金松等學習莆仙戲,在唱腔發音技巧、節奏掌握、人物形象塑造等方面逐漸形成自己的特色,并日漸受到人們歡迎。
  正是有了這些老師們的悉心教導,再加上黃寶珍平日的刻苦訓練,她很快就成為了新移風戲班的活字招牌。黃寶珍對莆仙戲的熱愛,讓她無懼時代變遷,依然堅守于斯。解放初期,黃寶珍面對戲班紛紛解散的局面,和家人一道,掏出所有的積蓄辦了一個家庭劇團。直到后來國家進行戲劇改革,黃寶珍加入了當時新建的莆仙戲劇團——典型劇團,并擔綱主演。1954年,在華東戲曲會演中,她扮演《琴挑》中的陳妙常,得到了一致的認可。她所表演的莆仙戲傳統著名劇目,包括《吊喪》《米糷思妻》《瑞蘭走雨》等灌錄成唱片,由中國唱片公司發行,一直都在民間流傳。在莆田有一個說法,“黃寶珍”三字不一定有人知曉,但當你報出“阿妹丕”這三個字時,大家便恍然大悟并開始和你大聊特聊。


  “農村的農民要看我演,如果我不演,他不看。”
  ——黃寶珍口述

        莆田話稱小為“丕”,小不點的丫頭則會被大家親切地喚做“妹丕”,黃寶珍就是阿妹丕。在還沒有電視和網絡的上個世紀,廣播里播放的阿妹丕的聲音就是那個年代的流行音樂。她演唱的莆仙戲《高文舉》的其中一個片段是莆田人結婚時常常播放的喜慶音樂。許多人或許從未看過阿妹丕的表演,但是只要一亮她的聲音,大家就會立刻判斷出這是阿妹丕的聲音,并迅速地指出這是出自哪一個唱段。由此可見黃寶珍在莆田人心中的地位。
  早年的演藝經歷雖然一帆風順,但在特殊年代,黃寶珍也曾因出演舊戲而被批斗,甚至想要自殺。幸而自殺未遂,在家人和朋友的照顧下,黃寶珍熬過了最艱難的歲月。1979年,文化部為了搶救地方戲劇文化,組織力量對各地戲曲藝術家的唱腔進行錄制,指名黃寶珍參與錄制。黃寶珍雖對那個年代仍心有余悸,但依然按耐不住對莆仙戲劇舞臺的向往,灌錄了《高文舉》《千里送京娘》《百花亭》等經典劇目,留下了珍貴的影像。
  特殊的生活經歷,讓黃寶珍更能體會人生百態,也能更好地理解人物的情感。黃寶珍時常向編劇請教,以此充分地理解劇情,琢磨人物性格情感。在《吊喪》中,她所飾演的祝英臺趕往梁家祭拜梁山伯時,看到一張椅子,竟把它想象成愛人的樣子,眼光只斜顧那椅子上,用肩膀輕輕地搓,悄悄地推,慢慢地把靈椅挑起,眼里滿是眷戀,讓人為之動容。
  黃寶珍的嗓音得天獨厚,音域寬廣,音色甜潤,吐字清晰,情感委婉細膩、舒展自如,且極具醇厚的地方韻味,給人以山遙水遠的悠揚綿長之感。從藝50多年來,黃寶珍先后演出了《米糷思妻》《孟道休妻》《吊喪》《高文舉》《春江》《百花亭》等50多部劇目,塑造了許多鮮活的女旦形象,她為莆仙戲劇事業發展傾注了自己大半生的心血,在莆田群眾心中留下了一道靚麗的倩影。
  “艷艷怎么啦?您覺得艷艷怎么樣?”
  ——黃艷艷轉述

        除了唱戲,黃寶珍還積極培養后輩。20世紀80年代,黃寶珍開始參與籌建莆仙戲藝校,第一年便招收了三十多個學生。黃寶珍不以自己的地位名氣為傲,面對學生,亦師亦母的她在教學上言傳身教,在生活上主動關懷,關心孩子們的工資待遇,為他們的困惑出謀劃策。黃艷艷、俞荔香等,均是黃寶珍的得意門生。黃寶珍從小就喜歡看書,這對于體會人物情感,塑造人物性格是很有幫助的。因此在指導學生時,黃寶珍會用啟發的方式,幫助學生理解劇情和人物的內心世界,比如在指導徒弟黃艷艷理解一個賢惠女子的遭遇和情感時,則是用莆仙方言誘導黃艷艷聯想到自己的母親在遇到挫折時是如何堅持下來的,還舉了生活中各種的小例子,以此來激發黃艷艷的同理心。現任莆仙大劇院副院長的黃艷艷在談到黃寶珍時曾提到,寶珍老師只要在外面聽到有人在談論自己(黃艷艷),就會急忙地問道“艷艷怎么啦?您覺得艷艷怎么樣?”同是愛戲之人,作為過來人的黃寶珍更能懂得年輕人的困惑和迷茫。
 “我是愛戲如命。”
  ——黃寶珍口述

        作為一名著名的莆仙戲演員,黃寶珍年輕時長年在外地表演,與同是在外地工作的丈夫林德鏜聚少離多。1956年結婚的夫妻倆,有17年未能在一起生活。面對妻子說出的“家里的事情我也不管,孩子也不管了”的話語,林德鏜并無抱怨,也只微微一笑。在接受我們采訪時,林德鏜不止一次說出了黃寶珍是國寶“熊貓”的話語,言辭中并無對妻子的埋怨,只是心疼她受苦時落下的腰傷,共同承擔起年輕時無法照顧好孩子的責任。年輕貌美的黃寶珍身邊不乏追求者,而當年英俊瀟灑的林德鏜同樣也不缺少愛慕者。歷經滄桑的老人回首過往,只認為互相信任是基礎。正是因為家中有令人安心的存在,黃寶珍老師才能更加自由自在地投身到莆仙戲的表演中吧。        

                    在排練時,黃寶珍也經常跟著一起唱

【關閉窗口】【打印本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聯系電話:0594-2523059 傳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顧問:福建典冠律師事務所余元庭律師
閩ICP備08010073號(瀏覽網站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768)
您是第: 位訪客 技術支持: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
凤凰彩票平台好不好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r一上海 沈阳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上海本地麻将下载 鱼美人捕鱼机 北京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 黑龙江快乐十分购买平台 大乐透最近50期开奖 捕鱼游戏下载 官网够力排列五 陕西11选五遗漏手机版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网赌输了千万别想翻本 单机麻将下载安装 欢乐麻将怎么创建房间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