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 莆仙戲
救世莫如救心
——讀莆仙戲《林龍江》
【發布日期:2020-11-24】 【來源:本站】 【閱讀:次】【作者:】

  

        林兆恩(1517-1598),字懋勛,號龍江,道號子谷子、心隱子等,福建莆田人。他精研宋儒之學與陽明心學,由儒入釋道,又引釋道歸儒,落第返鄉后創立自成體系的三一教。三一教以歸儒宗孔為宗旨,注重心性體悟和道德實踐,主張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業,將世間法與出世間法合二為一。因此,林龍江不僅僅是著書立說、開宗創派的學問師,更是踐行從我做起、樂善好施的宗教師,以自己的行止詮釋三一教教旨。三一教傳播甚廣,近及江浙粵臺等地,遠達鄂魯豫陜等地,還隨著移民的腳步遠播東南亞并輾轉傳入歐美。在莆田,目前有千余所三教祠、書院(清代三一教被禁,改稱書院、玉皇廟等),信眾遍及千家萬戶,各類清幽醮儀活躍于四時城鄉。三一教一定程度上形塑著知識階層的精神世界,更與民間信仰水乳交融,在莆仙一帶基層民眾的日常生活細節中清晰呈現。
  莆仙戲《林龍江》從林龍江落第歸來開場,人稱“小仙”的道人卓晚春一反俗世常情,放炮慶賀,他預知倭寇即將來犯,欲度林龍江,期待他背負起拯救鄉土鄉民的重任。對于林龍江來說,不但要救城救民,更重要的在于救心。戲里展示的是一個有宗教無信仰,人心崩潰、道德淪喪、黑白顛倒的時代,由武士淪為海盜的日人伊藤認為:“貴國在大唐的時候,文化昌盛,人物杰出,曾引得我日本多少人士前來長安求學。可是,你們現在已經失去當年的輝煌了,我所見到的中國人,多是貪鄙之輩,委瑣之徒。”戲里的林龍江也認識到“世風壞才引來倭寇入侵”,人心墮毀,內禍招引外患。黃仁宇先生在《萬歷十五年》中說,平倭寇之亂的最大的戰是在仙游打的,本劇則將莆仙何以倭患尤其慘烈的原因揭示了出來。
  眼前利益使人們普遍失去了敬畏心理,背信棄義、過河拆橋、紙醉金迷、自私狹隘,無論是平民百姓、市井賭徒、行商坐賈還是官員、將士、儒生都是一群貪利貪功之徒,整個社會肌體從上至下已經腐爛。林龍江舉家救世的行為不僅不為人理解,反而被視為顛狂,是“有錢沒地方使的主”;本該守土安民的軍人對抗倭寇,卻索要千兩黃金;倭寇逼城時踴躍應諾捐金的鄉紳,在危局消解后,個個食言,剩下林龍江獨自面對索賞官兵的拷打,而其實在承諾捐金時,財主王金富早已心機地將首事重責推給了林龍江;為患東南、為虎作倀、戧害百姓的倭寇許多由本地人冒充;本是海上商人的王海,在海禁的打擊與巨利的誘惑下由商變盜,成為倭寇的帶路黨;第二次倭寇毀城后,王金富發現自己房子被燒而相鄰的林龍江祖厝完好,忌妒心驅使他一把火燒了林家祖厝。劇中王海問“仁義一斤能值幾文?”,王金富說“而今世上認錢不認人”,其妻說“二十兩金子?那能買好多幾畝水田呀!”,伊藤說“中國人外仁義,內貪鄙,都變成魚和鱉!”,金錢這只萬能的手撥弄著世道人心,欺凌著道義以及人世間的一切美。
  社會亂概因人心亂,人心安寧則社會安寧。救世莫如救人,救人莫如救心,心為世間諸病的根源,儒家將“正心誠意”放在修齊治平之前,釋道兩家對心性的守牧對治法門更是多不勝舉。救心、修心被提高到釜底抽薪根本之法的地位上來,在戲里從抗倭獻策、請廣東兵、勸鄉民逃命、游說倭寇、被打、力勸鄉民、智救婦孺,到為死難鄉親收尸、祭奠,林龍江所有戲劇動作莫不在身體力行三一教救心宗旨。而現實回饋他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負。妻子如是總結:“你好心何曾得好報,倡三教揚仁義卻遭嗤鄙。你獻上抗倭之策無人理,你周濟逃難百姓誰支持?你帶頭請客兵保城抗倭,卻換來鄉紳失信你受笞!避倭亂你不忘扶危解困,卻換來鄰里放火毀府第!”
  付出也是有些微回響,林龍江被官兵痛打時,乞丐獻上全部家當相救;王妻知悉丈夫燒了林家祖厝后,痛罵丈夫;王金富受感化后,皈依三教,獻出千金亂后收尸。溫情的螢光讓林龍江頓覺“道雖式微猶可為”,為救心之舉帶來一抹亮色,然而這抹微亮還不足以照射進時代昏亂的晦暗洪流。劇終林龍江為死難鄉民所撰的祭文嘆息道:“君昏臣貪朝綱亂,養癰成患苦黎民。禮崩樂壞廉恥喪,謊言充斥誠信淪。”現世的無力感讓林龍江喟嘆,而同體大悲之心卻使他將一時悲喜得失上升為普世情懷,在信仰的驅使下,決定“吾道難行行不倦,以身作則竭微忱”。知其不可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理想主義氣概,處處散發著宗教師的純粹氣息,也契合他“應試文字犯禁忌,直來直去性剛強”的書生本色。
  和媽祖、臨水夫人一樣,以神仙或創教者、教主為主角的戲,難結撰,更難出彩。鄭懷興先生舉重若輕,以輕松諧趣之筆寫沉重的故事,將一個以男人為主又沒有愛情關目的戲,寫得好看又有趣。戲里與林龍江苦道救民形象對比的是卓晚春不時展現的神跡,既有機地成為推進劇情的助力,也增添宗教題材的傳奇色彩。與林龍江書生呆氣相對應的是興化守備吳方和他手下眾老兵,劇中以夸張變形方式來塑造吳方與眾老兵形象。吳方是一個深諳官場潛規則,老邁糊涂、貪名貪利又自以為是,老兵們承平日久,吃慣皇糧,擅長拍馬。他們老邁昏庸,手無縛雞之力,卻欺上瞞下、敷衍塞責、瞞天過海混飯吃。借廣東兵趕跑了倭寇的第一次進攻后,就自吹自擂,貪天之功,認為自己是興化百姓的救星,自我膨脹,飄飄然將自己當作抗倭英雄,失去自知之明,以至于在第二次倭寇進犯時,輕易被擊潰,吳方也由此喪命。這種本質與現象嚴重不協調的悖謬,為全劇帶來強烈的喜劇性效果。
  鄭懷興先生的《鴨子丑小傳》《戲巫記》等一批戲充盈著傳統戲曲民間性色彩,閃耀著屬于戲曲的諧趣之光,然而先生血脈里沉潛著傳統“士”的精神,鐵肩擔道義的凜然與決絕使得他的作品沉郁頓挫,以思想性見長。但凡提起鄭懷興,便不能不提《新亭淚》《晉宮寒月》,它們的光芒遮蓋了民間性色彩的劇目。而《林龍江》稟承他的《戲巫記》《搭渡》《審乞丐》《駱駝店》等一批作品戲趣郁勃特色,插科打諢,處處令人捧腹。所謂“樂人易,動人難”,若僅僅為博人一笑,則與雜耍無異。本劇以悲憫情懷收束這些變型夸張的科諢,在樂人之戲中,鄭懷興先生一以貫之,以思辨作為諷刺手筆的堅實根基,層層剖明救世救心的深意。同時,劇中也大量運用生動的莆仙方言俚語與地方民俗,如源于倭寇屠城,莆仙地區初四、初五做大歲,貼白額門聯,劇中還寫到三一教度亡儀式中的重要儀軌“九蓮燈”,信手拈來,無不貼合,處處透著濃郁的興化風情,皆源于先生對斯土斯民的深情與稔熟。
  《林龍江》一劇初創于十三年前,繼之有《傅山晉京》《于成龍》《青藤狂士》系列影響深遠的新翻楊柳枝之曲。《林龍江》是鄭懷興先生亦莊亦諧寫歷史的轉向之作,放到先生戲曲劇本創作序列來看,意義重大。
  文/張帆(福建省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

【關閉窗口】【打印本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聯系電話:0594-2523059 傳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顧問:福建典冠律師事務所余元庭律師
閩ICP備08010073號(瀏覽網站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768)
您是第: 位訪客 技術支持: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
凤凰彩票平台好不好 2021福彩中奖地区 竞彩足球比分真播 网络捕鱼假日下载 重庆麻将游戏下载手机版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专业) wnba比分直播 直播屋 实达集团股票 捕鸟达人单机版官网 上海二八杠药水 ag视讯澳门官网 神州五分彩在线计划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精准版 玩期货风险大吗 麻将背面花纹图片大全 广东11选59码